回复: 4

[综合讨论] 《全民养成之女皇陛下》夏梨角色志

[复制链接]
红豆游戏运营

22

主题

0

魅力

1425

经验

发表于 2020-3-26 22:10:28 |显示全部楼层

“户部尚书夏荷之子,体带异香,出生时满城梨花尽开,于是取名夏梨。”    

青衣的少年站在树下,抬头望着院中满树的梨花,静静出神。  

没有人在意他究竟在这里站了多久,仿佛他生来便与这些梨花融为了一体。没有冷热,没有饥饱,只需偶尔的雨水和甘露便可生存。    

「公子?!」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从外走进,一眼便看到了树下之人,连忙小跑着撑起雨伞挡在了他头上。    

「公子,小的在府中四处都没看到您,您…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」小厮用一边袖子擦着脸上的雨水,一边满是不解地询问。    

「原来……下雨了么。」被这么一打断,青衣的少年仿佛终于回过神,喃喃的开口。    

小厮一时语塞,看着那人被雨水打湿的头发,水珠顺着发丝滴滴流下却毫无察觉的样子,鼻尖忽然一酸。    

「公子……您这又是何必啊……就算别人都轻贱咱们,咱也不能糟践自己啊!」    

「轻贱?」听见这个词,少年愣了愣,低低地笑了。   

「我只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庶子而已,生来便注定要受人摆布……即便他人轻贱于我,我又能如何呢……」 

一阵凉风拂过,挟着丝丝雨滴,青衣的少年说着说着,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。    

一旁的小厮见状,连忙翻找出一块手帕递了过去,语气满是担忧。「公子,您在雨中站了太久,定是受了寒了。」

「我……无妨」青衣少年接过那块手帕,然而目光触及某处时忽然顿了顿,瞳孔微微放大。    

那是手帕边角上的些许血迹,虽然混合着一点泥沙和雨水,却依然清晰可见。青衣少年猛地一回头,睁大了眼睛,满是不可置信地看向小厮。    

小厮见状,一手举着伞,一手抬起袖子便要遮脸。    

「他们……又欺负你了?」青衣少年的声音已经微微颤抖,他伸出手,缓缓拉开了小厮遮挡的面部,露出脸上的一块淤青。  

小厮不自然的别过脸去,声音不由懦懦「没什么大事,只是手上蹭破了些,出了点血,不小心沾到了帕子上,小的这就去重新寻块帕子。」    

「你……等等!」青衣少年拦住了作势欲走的小厮,抓起小厮受伤的那只手,用手帕细细地擦去上面的泥沙。    

随后又从腰间掏出一块青色的丝绢,认认真真地将伤处包裹起来。末了,才终于放开他的手。    

「这样一来,兴许能好得快一些。」青衣的少年笑了笑,算是安慰。可苍白的面容下,那笑容是如此的无力。 

「公子……」小厮见状,张了张嘴,却又半天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眼中逐渐雾气氤氲。    

「没事的……没事的」青衣少年轻声重复着安慰的话,仿佛是在对小厮,又仿佛是在对自己。 

……    

一年后,皇宫,听梨轩中。 

又是细雨纷飞的时节,温柔的雨丝像一双无形的双手,轻抚过院中的梨花。    

一个青色的身影斜斜靠在亭台的美人榻上,出神地望着这场雨。    

「主子……主子!」远远的,小厮熟悉的声音传来,打破了这片难得的宁静。    

「主子怎么又跑到这外边来了?」小厮嗔怪着看向面前的公子,手上却似早有准备般,为他披上了一件大氅。    

「一时兴起……便来这,看看雨。」青衣的少年笑了笑,伸手接过小厮随后递来的瓷碗,轻轻晃了晃,仰头将其中的药一饮而尽。    

「主子……您慢点,慢点!」小厮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家公子,小声嘟囔着,「您现在可是陛下的侍君了,身份尊贵,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……」    

「从前?……」少年顿了顿,目光看向这场雨,又转头望向小厮,「我从前……是怎样的?」    

「您从前……」小厮张了张口,正想说什么,却在不经意间对上自家主子那双清澈而忧郁的眸子时停住了。  

「唉……」小厮叹了口气,接过少年手中已经空了的瓷碗,又替他把大氅的系带紧了紧,转而意有所指道「陛下这几日又赏赐了好些珍贵的补品……都是给您补身子的。」    

「恩?可是……上次的还没有吃完,怎的又送了新的来?」青衣少年歪了歪头,眼中露出些许困惑。    

「这说明陛下心里在意主子啊!」小厮想也不想地回答道,眼中是一片雀跃的光。    

「在意……我吗?」青衣少年眼中的困惑更重了。    

「像我这样的人……竟然……也会有人在意吗……」    

一年前,也是同样一个这样的雨天。    

刚从摄政王府议事归来的户部尚书夏荷,少见的派人召来了府中向来无人问津的庶子。    

「母亲……」青衣的少年垂着手立于尚书府大厅,尚未完全擦干的头发微微有些蜷曲,零零散散地趴在肩头,愈发将他衬托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    

面对着眼前穿着华贵的妇人,少年怯生生地开口唤了一声,却只换来妇人皱着眉头的审视。

「怎么搞成这样?」妇人目光上下扫视了一圈,最终落在少年凌乱的肩头上。    

「我……」少年不安地嗫喏着,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。 

「罢了」妇人看着少年那副落魄的样子,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

「来人!将伺候公子不得力的那个下人,打发去做苦力!」 

「不……母亲,不关他的事……是我不好……」妇人话音刚落,少年瞪大了双眼,有些惊慌地脱口道。    

「不过一个下人而已,也值得你替他求情?」妇人冷冷地瞥了少年一眼,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。    

「我今日叫你来是想通知你,从今日起,你就是户部尚书府的嫡子了。以后,可别再给我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!」妇人目光再次冷冷扫过少年,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。    

「嫡子?」少年猛地抬起头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。

「对,嫡子。」妇人缓缓重复了一遍,「下月初一,你便以嫡子的身份,入宫参加选秀吧。」    

妇人轻描淡写地说完,全然不顾呆若木鸡的少年,挥挥手又召来了几个下人,「好好伺候你们公子,入宫前,不得有半分差池。」    

「……」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,心中一时仿佛连续落入了几道惊雷……    

嫡子,选秀,入宫……无数此生想都没想过的东西,在这一瞬间纷至沓来,将他原本的世界打得粉碎。    

少年已经不记得那日后来是怎样离开大厅的了,只是,自那日以后……    

举止微妙的母亲,冷漠严厉的教引嬷嬷,无孔不入、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下人……昏天黑地的入宫前准备,彻底将他同以前的自己隔绝。    

有时候,走到府中的池边,看着水中那个锦衣华服的倒影,少年会莫名的生出一种恍惚,仿佛自己从来不曾认识那个人……  

「啪!」背上忽然的吃痛,让池边思绪游离的少年猛然回神。下意识地回过头,对上的,却是手拿戒尺的教引嬷嬷那万年不变的冷漠面容。    

「公子」嬷嬷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。「您若继续像这样无法专心练习仪态,只怕日后出去,丢的是尚书府的脸面。」  

「是……」少年咬了咬牙,努力忽略背上的刺痛,将腰杆又挺直了几分。    

夜幕降临后,新派遣来的下人草草为他在背上涂了点膏药,便迫不及待地退下休息去了,空荡荡的房间里,一时只剩少年一人。    

「这样的日子,还要继续多久呢……」少年躺在床上,目光空洞地望着屋顶。    

从前只觉得嫡庶之分,便已是自己此生都跨不过去的沟壑。   

而今……自己虽然成了名义上的嫡子,却还是逃不过一样的命运--被他人摆布,玩弄于掌心的命运。    

不经意间,有几滴晶莹的液体滑落唇边,咸咸的,混着些许苦涩。少年猛然惊坐起,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随后胸口剧烈起伏着,咳嗽起来。    

只是这一次,从前跟着自己的小厮早已不在,白日里形影不离盯着他的下人们又早早地躲懒回了房歇息,再也无人……注意到这里。    

「春日将尽,那场雨后……院中的梨花,是不是也要落了?」昏睡过去的前一刻,少年脑海中忽然莫名地划过这样一个想法。    

……    

…    

「主子,主子?」耳畔,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唤声,只是……这声音,为何不再称呼他为“公子”,而叫他“主子”呢……    

少年有些费力地睁开眼,一眼便见到了小厮那陡然放大的面容。见是自己熟悉的面孔,少年莫名地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 

「主子!您可算醒了!」这一边,见他醒来,小厮眼中是满满的惊喜,声音却还带着哭腔。「太医,劳烦您再看看,我家主子的身子怎样了?」    

「太医?」青衣的少年回过头,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侧不知何时出现的,提着药箱的老者。

「夏梨侍君的身子原本就有些孱弱,只怕是刚才的安神药喝得太急,药效未化,又受了些寒气才会一时昏睡过去,待微臣一会细细拟一个温和的方子,再小心调养着便无大碍了。」  

太医把过脉后,沉稳的声音缓缓传来,青衣少年有些恍惚地抬起头,看了看远处高高的亭台楼阁,还有眼前这满院的梨花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。    

「又梦到过去的事了吗……」送走了太医,少年苦笑着,示意小厮将自己扶起来。    

方才梦中的场景是如此的真实……让他一时竟忘了自己已是入宫一年的女帝侍君,而又仿佛回到了从前。

从前……在那尚书府的高墙深院中,他只是一个无人在意,受人轻贱的庶子。    

对他来说,院墙之外的世事就如同巨大的洪流。而自己,只是那高墙深院中,一枝不起眼的梨花,只需一场暴雨,亦或是一场狂风,便可轻易被扼杀。    

他原以为,自己的未来,或许也会像那梨花一样,等到春日将尽了,便会随着某一次的骤雨,从枝头凋落,再零落成泥……从头至尾,都无人问津。    

可后来……谁能想到,命运的洪流却偏偏挑中了那枝不起眼的梨花,还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姿态将他裹挟着推入了皇宫。  

入宫之时,看着眼前徐徐打开的皇宫大门,他原以为,那不过是梨花凋零的另一个深院,也是……将自己再次禁锢的另一个深渊。    

可令他惊讶的是,那日的深渊之门打开后……等待着他的,却是深夜,御花园中意外闯入的少女。    

「传闻户部尚书夏荷之子体带异香,出生时满城梨花尽开,于是取名夏梨,是你吗?」那日,凤袍加身的少女好奇地望着自己,眼中一片澄澈,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目光。

少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一时间,连思考都慢了半分,等反应过来,连忙施了一礼,乖乖照着规矩回答「确是臣下......」    

「那……改明儿我让人把你的院子种满梨花,以后你那就叫听梨轩吧,你觉得怎么样?」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少女想了想,笑着询问他的意见……然而,少年却愣住了。    

体带异香,出生时满城梨花尽开……这些曾被府中人瞧不起,甚至当做妖异之兆,亦使他受尽非议的传闻,她……却似乎毫不在意?甚至……还有些欣赏?    

「谢……陛下恩典」少年瞪着大大的眼睛,一时心绪难平,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好照着嬷嬷教过的话一板一眼地回答道,但这有些笨拙的样子,却使目睹了全程的少女,笑容又深了几分。    

……    

想起那日的场景,少年抑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。随侍一旁的小厮立即发现了这一变化,小心翼翼地试探「主子……您没事了吗?」    

「恩?」青衣的少年回首,却见小厮仍是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。    

入宫之前,他终于鼓起勇气,向母亲提出要选一名小厮陪同自己一起进宫。母亲虽有些诧异他的主动争取,却也从未将一个下人的事情放在心上,遂大手一挥,终究成全了他。   

「恩,没事了……没事了。」少年看着身旁这个见证和陪伴了自己一路的同伴,轻声回答道。    

院中,细雨已停。洁白的梨花受了雨水的滋润,非但没有凋零,反而愈发卖力地在枝头散发出阵阵清香。    

天边,一道淡淡的彩虹斜斜挂在屋檐旁,引得不远处正朝这里走来的少女都止不住仰头观看。    

「这样,已经很好了。」少年也仰起头,望着那道彩虹,仿佛透过那道彩虹,看到了世间所有深渊的出口......

“梨花开,春带雨。梨花落,春入泥。

此生只为一人去,道他君王情也痴。”

4

主题

0

魅力

5769

经验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发表于 2020-3-26 22:38:31 来自九游APP |显示全部楼层
哎,好悲伤的故事
推荐

举报

12

主题

0

魅力

1008

经验

Rank: 5Rank: 5

发表于 2020-3-27 22:14:55 来自九游APP |显示全部楼层
好凄凉
推荐

举报
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
0

主题

0

魅力

142

经验

Rank: 1

发表于 5 天前 来自九游APP |显示全部楼层
什么时候可以绑定手机!?
推荐

举报
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站点地图| 帮助中心| 微信客服| 九游手机游戏论坛 ( 粤ICP备13078412号-3 粤网文[2014]0209-059号 广州爱九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)

GMT+8, 2020-4-6 06:58 , Processed in 0.159159 second(s), Total 24, Slave 23 queries , Redis On.

《九游隐私权政策》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