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21|回复: 0

[综合讨论] 《仙剑奇侠传五》第一章 小山贼救美 猿啼峰采药2

[复制链接]
正式版副

269

主题

1725

魅力

2万

经验

鱼の二次元 摸鱼版主 远征手游 阴阳师 天涯明月刀 优秀月结 阿瑞斯病毒 长安幻世绘1钱勋章 新人报道 超级英雄联盟 仙剑奇侠传五前传 楚留香

发表于 2018-9-16 19:39:02 |显示全部楼层



几人走出房间来到外面,殷其雷望着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傻笑的姜云凡,说道:“臭小子,我叫你干点什么事都不情不愿的,姑娘家的事你到是很积极啊。”

姜云凡回过神来抓了抓头说道:“你不也叫我去采草?”

殷其雷没有回答,反而接着说道:“猿啼峰那些魔猿偷偷正在峰顶上,挺厉害的,我看我还是跟你一块去的好。”

姜云凡一听,立刻摆了摆手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说道:“怕什么,老爹。好歹我也跟你学了这么多年功夫。”

殷其雷一听,“哼”了一声说道:“那早上还要我带人去救你!”

姜云凡一听,抓了抓头,然后便很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只是我一时大意轻敌而已。”说完接着又说道,“你要是不放心,那就再教我一招更厉害的功夫不就得了。”

“你这臭小子,给跟竿子便往上爬。”殷其雷说着,想了想接着说道,“看好了,老爹我就教你一套刀法。”说完便拿出随身所带的大刀,在空地上舞舞生风地耍了起来。

姜云凡一见,立刻笑着说道:“哦哦,老爹万岁。”

很快殷其雷的一套刀法便耍完了,他的刀法很简单,没有什么花招。十来式的招式全是拼命的架势,看这样子不像那个武林家族的功夫,到像行军打仗时杀敌的招式。不过这功夫虽然简单,却也很实用。等他一套刀法耍完之后,便停下来看着姜云凡。

云凡一见,拿出自己的双剑便在空地上有模有样地学着他的样子耍了起来。虽然他拿着双剑,似乎气势不足,但是学来的样子到是和殷其雷有七八分相似了。

一见他只看了一遍便学的有模有样了,方永思点了点头说道:“云凡的悟性不错。”

殷其雷一听,大笑着说道:“嗯哼——啊哈哈哈,我的儿子当然不错——哈哈哈——”说完看了看云凡接着说道,“虽然你现在看起来是学的七分相似了,但是空有形,却没有神,以后可要勤加锻炼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姜云凡点了点头便要向猿啼峰方向走去。正在这时,忽然一阵笛声穿进了他的耳朵里。只见那笛声平和而淡雅,节奏由缓变的轻快然后又慢慢缓和了下来。听这声音却是从刚刚那唐雨柔的房间里传来的。姜云凡虽不懂音律,但是这样美妙的声音还是让他不自觉地停了下来,慢慢听着这天籁之音,口里却是不自觉地说道:“真好听。”

正在这时,房间里却传来方采薇的声音:“好好听!唐姐姐你好厉害哦,可不可以教教我啊?”

唐雨柔一听便让她抓住笛子然后告诉她道:“恩,你这样拿着,然后这个指头轻轻地按在这里,然后就用嘴巴吹这里。”

一见她说完,小采薇立刻“嗯嗯”了两声,便拿着那笛子吹了起来。可是她刚一吹出声,外面站着的姜云凡便吓了一大跳“哎呀”的一声立刻便跑远开来。然后看了看上猿啼峰的路,自语一声:“我得赶紧动身了,要不天一黑,唐姑娘就回不了家了。”说完就向前方跑去。

一路跑去,整个狂风寨的景色尽在眼里,不过这些对于姜云凡来说却没有一点儿兴趣,他在这里生活了19年,整个仓木山的一草一木他都清楚无比。穿过一条小桥,再过了一条小山道,便走上了猿啼峰。

猿啼峰之所以叫做猿啼峰就是因为这里多猿猴,而且还颇凶。姜云凡一路从山道往上爬着,时不时也会遇上一只两只,但那些猴子似乎有些怕他,没有近身而来,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裂牙疵嘴。对于这些,姜云凡也是不理,现在他只是一心想要往峰顶爬去,好让那个漂亮的唐姑娘快点拿到凤鸣草。

走着走着,忽然他感觉不对,在身后似乎总有什么跟着自己一般。一见这样,他心里微微一惊,忽然想起了山上猿猴,怕是那些猴子在后面跟着,于是他立刻爬上一个山道停了下来,对着山道下面吼道:“死猴子,滚出来!本大爷这回可要好好教训你们!”

话一说完,下面一个声音便响了起来:“姜公子,是我。”接着便见到一个人影,却是唐雨柔。

姜云凡一见,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咦?唐姑娘,你怎么在这里?老爹呢?二叔呢?”

唐雨柔微微摇头摇头说道:“是我自己来的。”

姜云凡一见,却有些生气,说道:“采薇这丫头,怎么搞的!”

唐雨柔面露歉意,欠身说道:“抱歉,我是趁她不注意跑出来了。毕竟采草药是雨柔之事,怎好全劳烦公子。”

姜云凡却是“哼”了一声,有气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不能让她去看着你!”说完忽然感觉似乎说错什么了,立刻改口道,“不,我不是说要把你关起来,是不该让你乱跑!”说完感觉又不对,赶紧又改口道:“不对,不对,我也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这山上很危险!”

唐雨柔一听他这严重,却是“呵呵”一声笑了起来。看着她笑起来的样子,姜云凡不禁看呆了,心里呆呆地想道:真好看。

看着姜云凡呆呆的样子,唐雨柔立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咳咳”两声之后说道:“姜公子,雨柔也学过一些粗浅的医术,还请让我随行,这样也好有个照应。”说完见姜云凡皱了皱眉头,立刻接着说道,“并且,我也想看看这种药草生长的地方。”

“不行!都知道危险了,怎么还能让你跟着。”姜云凡一听却是立刻拒绝道。

唐雨柔见不行,只好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雨柔只好自行上山了。”

姜云凡一听,立刻大摇其头,把手挥了又挥说道:“这个更不成!!”说着见唐雨柔却是不理自己而是自行开始上山而去了。姜云凡一见,赶紧追了上去说道,“好吧,我服了你了。你记着,有事就躲到我后面,有危险就自己赶紧跑。”

“嗯。”唐雨柔见他终于答应自己了,点了点头说道。

姜云凡看着她有些无奈,心里却是想道采薇那个丫头:这个采薇,等下回去非得把她揍的屁股开花不可。想道这里,又看了看唐雨柔,心里暗暗地发誓,待会要是发生什么事,一定要保她周全。然后便带头往山上走去。

一路走过,猿啼峰上山的路颇长,并且还曲曲折折的。即使姜云凡对这熟悉至此,却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走到了峰顶。

走到峰顶,云凡便停了下来,吁了一口气说道:“就是这了。”说完回过头来看着一路跟着自己身后的唐雨柔,见她有些疲惫,说道:“唐姑娘,你累不累?”

唐雨柔走近身来,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碍事。”

“哦,”姜云凡抓了抓头回过头来看了看整个峰顶,不多久时立刻见到了那迎风不倒的凤鸣草。叫了一声“凤鸣草”后,便向着那边跑去。忽然只见前方出现了一群猴子,而那群猴子当中竟然有只超级大猴子,比他今天早上见得那一只还要大一倍不止。初见这么大的猴子,姜云凡也是吓了一跳,想起老爹说的魔猿老大,这一只怕就是了。想到这里,姜云凡立刻冲了上去,然后却是回头看了看后面的唐雨柔,立时说道:“唐姑娘别怕!站在我身后!”

唐雨柔也是一惊,大叫一声:“小心”却是向姜云凡跑了过来。

姜云凡走近那魔猿身边,大声说道:“喂!大个子,你就是猴老大。”

那只魔猿没有理睬他,只是“吼吼”地叫着,显然是在告诫这个入侵者别来侵犯自己的领地。

姜云凡一见他吼叫着却是“切”声说道:“吼什么吼?除了欺负姑娘家,你们还有什么本事?”

那魔猿一听他话,立刻吼声再起,双爪却是已经向姜云凡抓来。

姜云凡一见,立刻退后几步,不屑地说道:“说理不过就想动手了?要打架,本大爷可不会输给你!!”说着便迎了上去,战上了那只魔猿。

唐雨柔看见云凡战上了那只魔猿,怕他吃亏,立刻也跑了上来帮忙助战。姜云凡见她跑了过来,赶紧把她护在后头说道:“唐姑娘,你怎么跑过来了。,危险!快到我身后去。”说完却见唐雨柔不但不但不退,反而拿出自己的护伞也是迎了上来。

姜云凡没有办法阻止她,只得又对那魔猿大声说道:“喂,大个,你那些猴子猴孙都是我揍的,有本事就冲我来!”说着不待唐雨柔反应过来,立刻运起了殷其雷所教的那套刀法来,说来也奇怪,那套刀法在姜云凡的双剑下使得竟然丝毫不差。或许是小姜才刚刚上手,其威力还不是很大。但即便如此,那只魔猿还是承受不住,最后终于被姜云凡刺倒在地。

看着倒地的魔猿,姜云凡走了过去“哼”声说道:“大个,你服不服?这仓木山可是我们狂风寨的地盘,就你们几只猴子也敢在这里捣乱!”说着见那魔猿带着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,姜云凡又“哼”了一声说道:“算了,今天就放过你了。不许再伤人,记住了没?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,哼哼......”说着便带着狠狠的眼神看着那只魔猿。

那只魔猿一见,立刻站了起来对着姜云凡地说“吼吼”了几声。

姜云凡一见,却是赶紧摇头摆手道:“别,我摘了草救得下山,可管不了你们!这老大还是你自己当吧。”

姜云凡说完回头一看,见唐雨柔正“嗤嗤”地笑着,有些奇怪,赶紧问道:“怎......怎么了,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?”

唐雨柔轻轻摇了头说道:“没有。不过刚刚姜公子似乎与塔相谈甚欢。莫非......它是想退位让贤?”

“绕了我吧,一只就够我头大的了,一群还不得要了我的啊。”姜云凡把头摇了又摇道。

唐雨柔“呵呵”地笑了一声,便也不在打趣了,只是走到那长着凤鸣草的地方轻轻地折了几枝,然后便对姜云凡说道:“好了,姜公子,可以了。”

“恩,那咱们下山吧。”姜云凡看了看她,傻傻地笑了笑说道。

说完还是姜云凡带路,往下山的路而去。就这样过了不久,忽然便听雨柔“啊!”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姜云凡一见,立刻停了下来,回身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唐雨柔轻轻舒展了一下眉头,微微一笑说道:“......没事。”

姜云凡却是有些担心地说道:“受伤了?要紧吗,我看看。”说着便走近而去,往她身上找伤处而去。可是不小心却是摸到了她的胸口。

唐雨柔立刻受惊,“啊!”的一声赶紧退后了几步。

一见这,姜云凡知道自己刚刚犯错了,赶紧想要道歉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支支吾吾说道:“我不是有意的。我......唐姑娘.....”

唐雨柔一见他那满带歉意支支吾吾的表情,立时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见她笑了,姜云凡也是傻傻地笑了一笑,抓了抓头说道:“对,对不起。”

唐雨柔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关系......”说完忽然见到姜云凡的手在流血,立刻“咦”的一声说道,“姜公子,你的手臂在流血......”

姜云凡一听,也发现了自己手上的伤口,“哦”了一声,笑着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个啊?估计是那大猴子抓的。没事,我皮糙肉厚的,不打紧。”

唐雨柔一听,却似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,轻声地说道:“生命宝贵,怎可如此轻忽......”说完见姜云凡又些不解,她也不解释,只是看着他说道,“姜公子,请让我看你一下你的伤。”

“哦?”姜云凡听她的话,听的迷迷糊糊的。不过知道她是担心自己,便只好把手伸了过去。

唐雨柔看了看他手臂上的伤口,见上面虽然血线颇长,还流着血,但是看那血色却是正常的。轻轻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魔猿爪上带有黑雾,原本担心有毒,幸好是我多心了。”

见她说自己的手臂没事,姜云凡却是有些羡慕道:“唐姑娘,你真厉害!”

唐雨柔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姜公子过奖了。”

姜云凡抓了抓头却是接着说道:“要是我有你一般厉害就好了。山上最缺的就是大夫,有什么头痛脑热的都是能捱就捱。”

“为什么不去山下镇上去找大夫呢?”唐雨柔有些奇怪地说道。

一说到这个,姜云凡便是满肚子是火,“哼”声说道:“那些家伙,就知道狗眼看人低。”

一听他这么说,唐雨柔也想起了他的身份,一般百姓都是很看不起山贼的,毕竟他们得的都是不义之财。唐雨柔虽然是深闺小姐,但是这些事情也是知道不少的。见到姜云凡的眼神不善,便换了一个话题道:“仓木山上多是草药,若是通晓医理,调制医治寻常的疾痛的丹药应事无问题。”

姜云凡摇了摇头道;“可惜山寨里没人懂这个......”

唐雨柔微笑道:“简单的调制并不难懂......”

“哦,这样啊......”小山贼抓了抓头说道。

唐雨柔点了点头说道:“师傅曾说,天地万物,由一而生。万物本源,相化相生。姜公子要是有了心得,能调制出药草之外的东西也说不定呢。”

姜云凡似懂非懂地说道:“我只要能帮寨子里的人就好了......”说道这里,姜云凡忽然想起了唐雨柔刚刚的样子,立刻问道,“对了,唐姑娘,你刚刚怎么突然......”

唐雨柔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,小时候留下的毛病,歇一会就好了。”

“哦,”姜云凡点了点头,然后便看了看山下说道,“下山还有段路。”

说完立刻便走到近处的一块石板上用附近树上掉下的树叶擦了又擦。然后对着唐雨柔说道:“唐姑娘,你坐。”

唐雨柔一见,轻轻笑了笑,也不矫情,轻轻走过去坐了下来。

姜云凡见她坐下了,却是想起了她在狂风寨吹的曲子,想了想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唐......唐姑娘,要不你也教我吹笛子吧。我听你给采薇吹了,真好听。”

唐雨柔笑了笑道:“姜公子想听什么,我吹一曲给你听吧。”

姜云凡抓了抓头,说道:“我也不懂这个,你喜欢的曲子就行。”

“哦,那我就吹一首最近新作的一个曲子吧。”说着便见唐雨柔拿出了那随身而带笛子,放在嘴边轻轻吹了起来。

听她吹起,淡淡的声音立刻从笛子中传了出来,然后便缓缓地四散而去,这样的声音给人带来了一种平和的安定,就像一股轻轻的春风吹在脸上那样的温馨而安宁。

一曲完毕,小山贼还沉迷在其中,嘴上更是喃喃地说道:“真好听。”说完回过神来却见唐雨柔正微笑地看着自己,姜云凡又抓了抓头头道:“好奇怪,不知怎么的,我忽然想起了风吹凤鸣草的声音......”

一听这曲子竟像风吹凤鸣草的声音,唐雨柔先是一愣,而后却是静静地思考着这其中的奥秘。

见她正在待在那里没有说话,姜云凡试着叫了声道:“唐姑娘?”

唐雨柔这时却是醒悟过来了,笑着看了看姜云凡,说道:“姜公子说的是呢。笛奏龙吟水,萧鸣风下空。古人说笛子的声音就像龙吟,配上凤凰的鸣声,正合适。”说到这里又看了看姜云凡道,“那么,子期先生,依你之见,这曲子叫什么好呢?”

姜云凡抓了抓头说道:“我吗,要我取名?”

“是啊,这曲子都还没名字呢。”

“文绉绉的名字我也想不出来......。要不,就叫......凤鸣调怎么样?”

“好的,多谢姜公子赐名。”

她话一说完,忽然林中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声,鸟鸣声传来,就似一曲轻快的旋律。听到这声音,姜云凡立刻说道:“唐姑娘,你听——”

唐雨柔点了点头望向林中,只见那些鸟儿正用轻快的旋律给整个仓木山增添不少风采。

许久之后,那些鸟儿终于散去。姜云凡望着唐雨柔,有些紧张地说道:“你......喜欢不?”

唐雨柔轻轻点了点头。

姜云凡一听,立时高兴了起来,说道:“吹啊弹啊什么的,我都不会,只能请你听这个了。嘿嘿,你......你喜欢就好。”说着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。

“嗯,我很喜欢。”唐雨柔笑着说道。

姜云凡接着说道:“到了夏天的晚上,还有蝈蝈儿啊,金铃子......什么虫子都有,叫的可热闹了。秋天的话就是满山都是野果子,都会叶子盖住了。有时不小心踩到还会摔一跤呢。冬天,冬天......都下雪了。除了打猎一般也不上山了。不过这个时候下陷阱抓兔子什么的最方便了。”

唐雨柔“呵呵”一笑道:“听起来很有趣呢。”

“呵呵,以后你再来寨子,我带你上山玩。”姜云凡笑着说道。

唐雨柔忽然眼神一暗,没有接话,想起自己的爹。恐怕以后没有上山的机会了吧。

见到她没有说话,姜云凡赶紧说道:“你不愿意没关系。”

唐雨柔摇了摇头说道:“......不是,只是我爹他......”说着却是停了下来欠身说道,“姜公子,多谢你。”

姜云凡笑了笑,摆手说道:“没......没什么。”

唐雨柔却是摇头说道:“真的谢谢你,我很开心。”

20年来她不是随着师傅学艺就是呆在家里,虽然师傅和爹都很爱护她,舍不得她受一丝伤害。可是即便如此,她还是会时常感到孤单。这次没想到一次偶然的外出,听镇里的一对夫妻需要仓木山的风亮节治病。她便舍开家里的护卫和丫环,一个人独自跑上了仓木山,没想到却是遇见了魔猿,后面还被眼前这个少年所救,又帮自己上山采药,给自己讲了这么多有趣的事。是的,这二十年来,她真没有这么开心过,以前都说仓木山上的山贼很坏,可是真正见到时,没想到这么有趣。唐雨柔想着再次看了看姜云凡。

姜云凡这时却是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时辰不早了,我们下山吧。”说完见唐雨柔点了点头,便还是自己带路前面走着。

等两人远远离开时,山道上出现一个人影,而那只大个猴子也在。只见那个人影看着远去两人喃喃自语道:“竟然一点儿也不怕魔魈的煞毒?果真不愧是主上的儿子。”










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站点地图| 帮助中心| 微信客服| 九游手机游戏论坛 ( 粤ICP备13078412号-3 粤网文[2014]0209-059号 广州爱九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)

GMT+8, 2018-9-26 12:23 , Processed in 0.119276 second(s), Total 13, Slave 12 queries , Redis On.

《九游隐私权政策》

回顶部